adc影院·在线

*** 虽然我之前的话就是抛砖引玉,但我却没想到这一引竟然引出了一个把柄出来。

尤其是听到这笔来自秦家的补偿,我当场就愣了。

“这位记者朋友,你刚刚的补偿是真是假?希望你能如实回答。”

听到我的询问,这记者先愣了一下,然后看到大家的目光看向他,他才肯定的开:“这个消息我绝对肯定,因为在来之前我已经亲自采访了那个学生的家属,他们的确承认收到过一笔补偿,而且据是秦家的人给的。”

他的很肯定,即便此刻没有拿出证据,也立刻在会场里引起一波猜疑。

“那这么来,秦家才是这次体罚事件的幕后主使?”

“这还用,刚刚叶总都隐晦的提出来了,只是没提名道姓,现在好了,秦家有麻烦了。”

“你们的不对,这件事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指证秦家,所以应该只是危言耸听,毕竟秦家又不牵涉其中,他们不会傻到主动去怂恿学生家属吧?”

“那谁知道,不定事实就是这样呢,先听听叶总怎么。”

到这,不仅是他,会场里的其他人也纷纷转向我,希望我能给出一个合理回答。

“叶总,这件事您是否知道?还有刚刚您的幕后指使是不是指的就是秦家?”

“还有,如果这笔补偿真是来自秦家,那么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”

午后花墙的陪衬

“是不管不问,还是继续追究责任?”

我之所以沉默,不是因为我不想解释,而是这个消息我也是刚刚才知道。

虽然我也认可刚刚那个几个记者的谈话,认为秦家不可能傻到这种地步,直接给我留下把柄,但现在趁着大家把矛头对准秦家,我就顺势点了点头。

“关于刚刚的消息,我是的确不知情的,不过如果真的确有此事,那么这件事我们轻松一课将会追究到底,毕竟我们不是软柿子,不是谁想捏就能捏一把的,我们不怕事,但也别觉得我们好欺负,所以无论是这次体罚事件的背后指使还是那笔来自秦家的补偿,我都会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调查清楚,并还我们一个清白!”

“另外,关于这笔补偿,无论是不是来自秦家的,我都希望大家不要去打扰他们,毕竟他们是弱势群体,是需要被照顾的对象,所以在这里,我谨代表轻松一课公司向大家再次承诺,无论这次结果怎么样,我们都会对那个受伤的学生负责到底,请大家继续关注!”

到这,我就没打算继续提醒这些记者。

毕竟刚刚的那笔补偿来的太过及时,现在就算我不,他们也会热火朝天的去挖掘里面的真相,尤其是现在我不多的样子,更是会让他们觉得这里面有问题,所以尽管接下来会厅里还有很多人提问,我都直接拒绝回答了。

“我知道大家都很着急知道真相,我也着急,可再着急也要用事实的证据话,今天之所以把大家找到这里就是想借此证明一下清白,之后后续的调查,我一定会给大家个交代。”

完这话,我没有犹豫,直接转身离开,然后现场交由公关人员处理。

虽然今天的这个新闻发布会开的让我很爽,但回到车上,我还是第一时间问了叶冰凝关于家属那笔补偿的事。

本以为这件事她应该知道一些,毕竟她一直负责家属那边,可没想到她却朝我摇了摇头。

“因为我知道这件事不简单,从开始到现在,我从来都没有跟他们谈过任何的赔偿,所以这件事很有可能是秦俊远自作聪明,然后不心被人抓了把柄,可不管怎么样,这件事对我们都是有利的,毕竟这样一来,秦家就撇不清关系了,尤其是证实这笔补偿之后,他们的麻烦或许就要开始了。”

我同意叶冰凝的分析,毕竟这种不过脑子的事也只有秦俊远能干出来。

虽然我不知道秦家的当家人秦东海怎么看这件事,但今天我的目的却达到了。

至于接下来,王家怎么样出手对付他们,我就不管了,毕竟这不是我的事,我也不需要现在插手,所以想想我就立刻安排了接下来的事。

“立刻派人去接触那个暴露消息的记者,探探他的虚实,然后密切关注医院那边动静。”

“医院那边一直都有人盯着,应该没什么大问题,尤其是咱们自证清白之后,他们应该不会再继续闹了,至于那个记者,刚刚在你下来的时候我就派人去找了,可没想到他竟然悄声无息的离开了,这让我有点不解。”叶冰凝点点头,回答道。

“悄悄离开了?什么意思?”我愣了,尤其是听到这个结果,我很是惊讶。

因为一般来,他们这些靠消息吃饭的人,能有用这样的独家消息,完可以现场跟来的媒体公司去谈价格,毕竟竞争越是激烈,他的好处就越多,所以对于他这悄声无息的离开,这让我立刻意识到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。

“我也想不通,不过这样也好,越是不清楚,就越容易把秦家扯进来,我们就可以借此整顿,然后反过来争取市场!”

叶冰凝没有想太多,毕竟她一心都在为公司考虑。

我则不然,尤其是想到这里面有猫腻之后,我更是在想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了,因为只有这样,秦家才能更快的被揪出来,才能给王家讨伐的机会,所以下意识的我就想打电话给江秋阳。

毕竟他也是负责医院那边的事,只是没想到我电话刚拿出来,他却提前打了进来。

虽然我很意外江秋阳的及时,但为了搞清楚这一切,我还是立刻接了起来。

“找我干什么?是因为刚刚新闻发布会的事?”

我没有犹豫,一上来就问了句,结果江秋阳也很直接,当即肯定:“没错,我找你就是想告诉你里面的情况,虽然我承认事情是我做的,但那个记者在会场的消息却不是假的!”***